恒瑞体育app-人民币国际化下一步怎么走

  人民币国际化下一步怎么走

  来源:金融时报

  在近日举行的第十二届陆家嘴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表示:“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还可以在人民币可自由使用和资本项目可兑换方面更进一步,先行先试,只要符合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反逃税监管要求,正常的贸易和投资需要的资金,都可以自由进出。”人民币离资本账户开放和资本项目可兑换还有多远?其中难点何在?我国应如何推进其进程?这些都成为了论坛的热议话题。

  制度和规则国际化是难点

  “随着我国经济金融实力持续增强,人民币作为国际支付、计价、交易、储备货币的地位不断提升,全球范围配置人民币资产的需求迅速增加。”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在本届陆家嘴论坛上表示。

  在围绕人民币国际化展开的“全体大会”上,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表示,人民币国际化分两个层面,两方面都应推进。一个层面属于“硬指标”,即资本账户全面开放和人民币自由兑换;另一个层面是,在人民币资本账户未开放现状下,人民币国际化仍有发展空间,如在贸易融资、对外直接投资中使用人民币。

  “从贸易融资来看,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商品出口国,贸易额占全球的11.4%;人民币已经超过日元,成为世界上第三大贸易融资货币,但是占比只有1.9%。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在贸易融资中直接使用人民币的空间还很大。从对外投资来看,外资机构看到了海外对中国资产的配置需求,正在把人民币资产带到全球,推动以人民币为载体的中国对外投资,这方面也有很大空间。”朱民表示。

  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瑞穗金融集团讲席教授、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学术委员会主席王江表示,从货币使用率、储备货币等数据来看,人民币占比仍较低,这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中国金融体系在全球的地位滞后于中国经济的地位。

  王江相应提出三点建议,一是人民币在岸市场应进一步开放,包括金融市场和金融机构的开放;二是制度和规则也应是开放的,但要结合国情、公开公平、相对稳定;三是资本账户开放,在在岸市场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实现资产在全球有效配置。

  朱民也表示,制度和规则的开放,将是下一步人民币国际化的重点。

  在建设与国际接轨的法治和规则环境方面,潘功胜表示,高水平的法治和规则环境是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基础和保障,法律法规及政策的完善程度、透明性及可预期性,是市场参与者信心的关键。结合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实际需要,人民银行、外汇局会同相关部门,支持上海在金融法律和规则体系方面更多地先行先试,如证券名义持有和多级托管制度、结算交收方式、信息披露、会计准则、投资者保护、金融违法行为查处,加快高水平金融法律的供给,加快与国际接轨,形成高质量的金融营商环境。

  资本项目开放有两大挑战

  就资本账户开放而言,朱民表示,这方面中国面临两大世界性难题。“资本账户开放有两重概念,包括外国资本的进出以及本国资本特别是居民资本的进出。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标准,资本账户开放下有43项,中国已经在34项上放开,但我国宏观审慎管理框架还在。宏观审慎管理框架和资本账户开放管理怎么结合起来,这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在这次疫情期间,曾有近1000亿美元资金在短短8周内流出新兴市场,同期规模远超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我们仍然不能低估跨境资本自由大幅流动对于当地金融市场的影响。”朱民表示,“目前国际上对反洗钱、反恐怖融资的监管要求越来越严,怎样把居民资金的流动和严格的反洗钱、反恐融资等监管框架结合起来,也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

  “中国资本账户开放已经走了85%以上的路,但我们还是要考虑到宏观稳定以及符合国际惯例的监管。如何发展取决于进一步的改革和开放。”朱民表示。

  王江认为,以目前中国金融市场的体量而言,一定范围内的海外资本进出所带来的风险是可控的;相比之下,资本账户开放更具有挑战性的地方在于国内资本怎么流出。“国内居民有在全球做资产配置的需求,但直接在海外投资可能会带来比较大的风险。”王江说,“实际上,我们有现成的金融工具,可以在风险完全可控的前提下,使资本投入到全球市场。比如通过CDR(中国存托凭证),资本并不会直接流到国外去。又如TRS(总收益互换),对境外机构投资者有非常大的吸引力。”

  潘功胜表示,近年来,结合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上海科创中心等国家战略落地实施,人民银行和外汇局已经在上海实施了高水平的经常项目和资本项目开放政策,并在外债融资、资产跨境转让、跨境人民币业务办理等方面推出了一系列创新开放举措,有效提升了上海资本项目开放水平。下一步,人民银行、外汇局将继续支持上海率先实施更高水平的资本项目对外开放;同时,也将加快完善外汇市场“宏观审慎+微观监管”两位一体管理框架,健全“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反逃税”审查机制,做到对外开放和风险防控一体推进。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覃肄灵